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蛰龙惊眠

章五 兄弟

蛰龙惊眠 莫西莫西 3673 2021-04-08 12:42

  tuejan2601:03:36cst2016

  张开阳或许会是一个很好的监护人,但却不一定能够成为一个很好的老师。原因无他,性格使然。况且张开阳身为帝国将领,有镇守边关的要务在身,少有时间教导子炎。

  于是子炎来到烽火城半个月后的某一天夜里,张开阳宴请了一位贵客。

  张开阳待之甚为敬重,亲自在大门外迎接。贵客一身粗布衣,相貌平平,说是乡野百姓也绝对有人相信。张开阳镇守一方,位高权重。失望之余,将军府上下都很好奇这名贵客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劳得张将军屈身来迎。

  客人谈吐不凡,似乎天下之大,并无他所不能知晓的。天文地理,排兵布阵,客人总能信手捏来,无一不通。酒过三巡,张开阳招来子炎问客人道:“你觉得这个孩子天赋如何?”

  客人瞧了子炎一眼,笑了笑道:“不优不庸,中上之资。”

  张开阳摸着子炎的头,对客人说道:“这是我师兄的孩子。”

  “银发?”客人的脸色有些变了,杯中的酒水洒了一地也恍若不觉。

  “我只有一个师兄。”张开阳语气平淡,抓过酒杯一饮而尽,并未在意客人的失态。

  沉默片刻,客人拿起酒杯欲一饮而尽,这才发现杯中再无半点。客人愣了愣,看着酒杯向张开阳开口问到,“你师兄现在在何处?”

  “已故。”张开阳仰头,又是一杯烈酒。

  砰!一只精美的酒杯摔落在地,散落碎片无数。

  “这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即使他是不可一世的战神,也会死去。”张开阳似乎爱上了杯中的烈酒,左手拿起酒瓶,右手抓住酒杯。再次盛满后,一口饮尽。

  客人一把抢过张开阳手中的酒瓶,仰头狂灌,鲸吞而尽。酒杯摔落地下,客人似乎不胜酒力,摔坐于地。客人捶胸痛嚎,大笑三声,继而大哭三声。

  客人身上沾满了酒水,原本儒雅气质不复存在,恍若疯魔。长长一声叹息过后,客人颓然而笑,眼角一滴晶莹悄然落下,“我左思风在这世间再无知己。”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左思风强撑着身体,摇摇晃晃地走到子炎面前。

  “子炎。”

  “好好好!好名字!”

  从那一刻起,子炎便成为了左思风的弟子,也是唯一的徒弟。

  烽火城外,一个小山谷内。

  子炎仰面躺在小山坡上,眯着眼睛望着太阳,一滴眼泪在眼角轻旋。

  一年半的相处时间并不算长,但足以让子炎在左思风那学到很多东西。也让左思风在子炎的记忆里留下深刻的一笔,亦师亦父。即使后来经历了半年的军旅生涯,子炎不再是当初那个柔弱的小男孩。但当触及心中的伤痕时,子炎也会感到失落。

  “嘿,昨晚我听大山叔说你没回城时,就猜到你会来这儿。”一道轻浮的声音响起。

  子炎也没去理会,因为他已经知道来者是谁了。

  “看你这家伙,亏我还处处想着你。”一个大大的军用牛皮水袋从不远处扔向子炎,子炎右手半空一抓,稳稳地抓住水壶。

  感到手中的水袋有些沉重,应该不是水。闻了闻,也并非是酒。子炎有些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

  “这可是好东西,是从老军医那里拿来的。听大山叔说这次出征打得很苦,你都差点脱力了。这个正好补补。”

  子炎一听便明了,这家伙说的老军医在军队里名气很大,据说之前曾是一个中将,后来在一场战斗中深受重伤,一身强悍实力化为泡沫。老军医医术高超,总使用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治病,自成一派。退出军队后便一直在城里经营一家药馆,很受战士们欢迎。

  “嗯,你有心了。”子炎轻轻从地上一跃而起,若无其事地用左手拂去泪痕。

  “嘿!欢迎回家,兄弟。”子炎面前的俊朗少年展开双手,嘴角微微上扬,对子炎说道。

  这位俊朗少年名为李牧,将门之后。其父李赫现任烽火城城主之位,由于烽火城战略意义极为重要,所以李赫是东郡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在帝国也有着不俗名气。李牧是李赫的次子,人称李二少,是烽火城里最大的纨绔子弟,鼎鼎有名的公子哥。

  至于这两人会成为兄弟,只能用不打不相识来形容。有一次李二少跟随父亲到张家来拜访,乱逛时正好在练武场碰见锻炼武艺的子炎。两人打了一场,结果李牧输了,输得一败涂地,但心服口服。两人年纪相仿,性格相合,便就此结为兄弟。李牧也是子炎在烽火城内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互相拥抱之后,子炎问道:“前些日子不是听闻你被李叔叔给禁足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你那都是一个月前的旧闻了。”李牧懒洋洋地在子炎旁边枕着左手躺下,还顺手在地上摘下一根小草叼在嘴上,“我家老头子就是觉得我有点闲,让我在家修炼几天。咯!看这个。”

  李牧右手一招,一朵小小的冰花在李牧掌中显现。冰花惟妙惟肖,如同是生长在李牧掌中的真花一般。

  “冰霜化形,冰霜决第六层?”子炎的语气有些不确定。

  “错!是冰霜无形,冰霜决的第八层。”李牧对着冰花轻轻吹了一口气,顿时满天雪舞。李牧回头对子炎笑笑说,“怎样,漂亮吧。”

  “漂是漂亮,只不过威力好小。”子炎在天空随意抓了把雪花,冰霜很快在手上凌结,继而迸裂,却没有在子炎手上留下丝毫创伤。

  李牧脸色大囧。看到子炎皱着眉头伸出手,似乎还想要再试一次。李牧赶紧撤去漫天的雪花,打个哈哈道,“我的冰霜决初入八层,威力小实属正常。那个,你难道就不感到惊讶吗?”

  “惊讶什么?”子炎疑惑不解。

  “当然是惊讶我的冰霜决都进入八层了呗。”李牧一脸的傲然。

  “对哦,我记得一个月前你才是五层的。”

  “哈哈哈!对于我这样的绝世天才而言,一个月内功法精进三层,实属正常。没办法,天赋异禀不是我的错,错的是我太强的离谱。”李二少一跃而起,傲然屹立。

  “哦。”

  李二少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白痴一样。

  好在李牧很洒脱,化解尴尬的能力着实不错。不一会,两人便围着一堆柴火烤着野味,吃得津津有味。

  吃饱喝足之后,李牧朝子炎招手说,“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城了,要一起么。”

  “不了,我明天再回城,你先去吧。”子炎拒绝道。

  “好吧,那只好改天再会。”李牧只好作罢,招来远处警戒的侍卫,李牧骑上马离去。

  子炎目送李牧远去,这才熄灭柴火,向着小山谷深处走去。而山谷深处,那是左思风曾经带着子炎居住的地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