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寒冰纪元

第三十六章 梅间雪

寒冰纪元 暮眼 3840 2021-04-08 12:42

  monjan2520:02:45cst2016

  时光荏苒,很快两个月就过去了。

  在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两个月中,莫非的修为顺利地突破到了炼皮巅峰,并且在南若的“耐心教导”下,众生瞳也达到了小成,烈日融雪掌更是十分迅速地达至大成。

  没办法,黑莲孽火的滋味想想都如芒刺在背,让人胆寒。

  莫非从来都不是一个勤奋的人,当初达到化神期大多是因为他的天赋,当然,还有皇朝的资源。若不是心中有着需要为之努力的目标,可能他现在也是在到处游山玩水吧。

  熊大不知在忙些什么,和熊三儿打了个招呼后,莫非走了出去。

  其实倒也没什么好逛,梅花县再繁华还能比天眷皇都繁华?不过莫非也只是权当散散心了。

  虽说正值寒冬腊月,凛冽的朔风呼呼吹着,但却吹不灭人们的热情。街上仍是人声鼎沸,叫卖声不绝于耳。

  莫非笑了笑,忽然鼻子抽动了两下,咦?莫非隐隐闻到了一股香味,是梅花香么,还挺好闻的。

  顺着大街,莫非不急不缓地走着,一直走到了尽头。站在城门口,莫非想了想,继续走了出去。不一会儿,莫非来到了梅花县后山――梅山。

  山脚下,一块三人合抱的花岗岩上刻着梅山二字,字体遒劲,威猛而不失凌厉,可知题字之人必定是位胸有沟壑之辈。想必是用了上好的朱砂,虽历经风雨,填充的字迹仍是历历如新。

  梅花县本没有梅山,就像梅花县本不叫梅花县一样。看着梅山上盛开的繁花,莫非心想:这位梅花县令大人这么爱梅吗?还是为了突出自己的个性?还是如何?摇摇头,莫非笑着自语道:“那关我什么事呢?我只是个看风景的人。”

  大概是为了方便游人游览,梅山自山脚到山顶都铺设着古朴的青石板,岁月与风雨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痕迹,不可磨灭。

  莫非拾级而上,一路观赏着盛开的腊梅,呼吸着冰冷却带着芳香的空气,感觉心情舒畅了许多。

  兜兜转转,很快莫非便到了山顶。此时他却是一愣,有人?回过神来,这又不是他家后院,有人有什么奇怪的,只是大冬天的的确很少人会到山顶来。

  不过他莫非都来了,别人来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不过,莫非看了眼那个对他的到来毫无反应的人,是一个身着白衣的抬头望天的壮年男人。之所以用壮年这个词,是因为莫非也不能确定他的年纪。看他的侧脸好像挺年轻,但是整个人又给人一种历经沧桑的感觉。

  又看了看那薄薄的衣服,莫非心想:看来是个修者,可能修为还不低。反正比如今的莫非要高就是了。

  莫非也没有上前打个招呼的打算,一来这人修为比莫非高而莫非无法确定他是善是恶,二来,为什么要打招呼?一生匆匆,茫茫人海,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山顶上有一处亭台,其中又有一牌匾,上书“明台”二字,从字迹上看与山脚下的“梅山”乃出自同一人之手。

  莫非缓缓走过,看得出建造此亭台的是个匠心独具的人。亭台半悬于峭壁,走到边上便如踏空于此,低头望去,但见一深不可测的深渊,幽幽如噬人的巨兽,让人心惊胆颤。

  山顶上的风比山脚下的要大上许多,莫非的衣衫被吹得猎猎作响,虽是如此,但亭台却不见有半点摇晃,稳稳当当地坐落在此,像是生根发芽般。

  这深渊倒是深得有点奇怪,也不像是自然生成的,要说是修者吧好像又没有残留的气息,莫非心中这样想着。

  忽然,莫非眼前变得白茫茫一片,莫非抬头一看,噢,原来是下雪了。莫非好久没有看过雪了。

  ……

  “弟弟弟弟,下雪了,下了好大的雪啊,好漂亮啊!趁父皇母后不在,我们出去玩吧,好不好?”一个穿得厚厚衣裳被包得像粽子一样的小女孩从房间跑了出来,兴奋地说道。

  小莫非趴在窗前,无精打采地道:“你不是受了风寒么,要是病情加重父皇回来又要责骂了。还有,虽然名义上你是我七姐,但你年纪是比我小的,是我七妹,你要叫我哥哥知道吗?”小女孩嘟着嘴说些什么,随后又睁大眼睛兴奋得道:“不怕,我是骗那个御医老头的,我的冰魄诀练到第二层了,嘿嘿。”小女孩似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露出了狡黠的笑声。

  小莫非翻了翻白眼,“不要,父皇越来越凶了,昨晚练功累死了,不想动。走开走开,不要打扰哥哥睡觉。”小女孩不高兴地撅着嘴,随后黑溜溜的眼珠子一转,跑了出去。

  小莫非闭上眼调息起来。突然,一团冰凉的东西砸在莫非颈项,顺着脖子滑落进身体里面。小莫非一蹦就蹦了起来,看着窗外捂嘴偷笑的小女孩,被冰雪刺激得精神百倍的小莫非向外冲去,“讨人厌的七妹,看我不打死你!”

  “来追我呀,哎呀怎么跑得这么慢?父皇难道又不给你饭吃吗?咯咯咯……”

  “啊~别让我抓住你!”

  ……

  皑皑白雪纷纷扬扬,随风飘落,却又转眼即逝,似是被不知名的怪兽所吞噬。几片调皮的被风左右着的冰雪一不小心跑到莫非脖子上,很快融化成水了,那冰凉的感觉一如当年,只是…

  莫非不禁伸出手接住几片雪花,看着它被体温慢慢融化,最后只剩一滩水迹。莫非轻轻地发出一声叹息。

  “小兄弟似乎有些心事?若是不介意,倒是可以过来饮杯香茗暖和暖和。”浑厚而有磁性的声音传到莫非耳边。

  莫非转身,只见刚刚空无一物的石桌上已摆着一个紫砂壶和两个装着茶水冒着腾腾热气的杯子。

  “如此便烦扰前辈了。”莫非拱拱手,不客气地坐下品茗。

  那人也不介意,笑着道:“小兄弟倒是个爽快人。”莫非摇摇头,“只是赏梅看雪久了,有点口渴。”那人听了笑意更浓,“哈哈,小兄弟真是性情中人呐。不知小兄弟是否方便透露姓名?我本名白月梅,小兄弟可叫我梅叔。”

  莫非放下杯子,再次拱手道:“见过梅前辈。小子名为…南道。不知梅前辈是否便是这梅花县县令大人?”

  白月梅点点头,又笑道:“什么梅前辈,梅叔没多少本事就只能当个小县令了,不像小兄弟你英姿勃发,将来必能成就一番大事业。要是没猜错,小兄弟不是梅花县人吧?此次前来莫不是为了天外王榜试炼?”

  莫非道:“梅前辈慧眼如炬,的确如此。对了,梅前辈称呼我小南便可。”白月梅摆摆手道:“小南谬赞了。梅叔在此生活多年,平常又时常出外走动,县上的人大多认得。值此时节,小南你年纪轻轻便有不凡之相,想来也没有其他事了。”

  白月梅又道:“刚才见小南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又在此隆冬时节到这山顶来,是有什么心事?”莫非轻轻摇头,“陈年往事罢了,不值一提。至于上山来,只是被花香吸引而来,见这梅花与雪花交融的美景不由得驻足。梅前辈不也在此?”

  白月梅哈哈一笑,“也是,此间赏梅赏雪便是,管那么多做甚。可惜此番前来却是未携美酒,不然你我二人在此畅饮一番好不痛快!”

  莫非举杯,“以茶代酒未无不可,况且今后又非永相别离,相信将来的某一天会有共聚痛饮的机会。梅前辈,我先干为敬。”说完莫非把杯中茶一饮而尽。

  白月梅见了,亦是一口干了。莫非打趣道:“梅前辈这般牛饮却是有些不符您的气质啊。”白月梅笑笑,给两人各倒了杯茶,也不理会莫非,看着白雪与腊梅,自酌自饮起来。见此,莫非也不再言语,静静地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